每天涮一部言情小說,涮出你想要的味道,涮書網閱讀!
歡迎您, [ 我的書架 ] 哇!繁體版
涮書網 > 港臺小本 > 于佳 > 澀世紀傳說Part3

第十話 誰敢綁架我? 文 / 于佳

    “斗氣!黑色的斗氣!啊啊——”

    度天涯四下里望了望,確定周遭并沒有人存在。他告訴自己:昨晚的噩夢還沒醒,甩開那份黑色的沉重,他繼續向擊劍社的訓練場地走去。

    “斗氣,黑色的斗氣,倒霉的黑色斗氣,啊啊——”

    誰?誰大清早將這種玩笑開到了他頭上?不大惱火地四下看看,還是什么蛛絲馬跡也沒發現。他警惕地邁開步子,心卻懸在半空中。

    “斗氣,黑色的斗氣,倒霉的黑色斗氣,保證你就要倒霉的黑色斗氣!啊啊——”

    猛回頭,天涯常年練習擊劍的身手快如閃電地刺了出去——

    “哈!哈哈!讓我逮到你了吧?”望著手中的罪魁禍首——卓冠堂神算子八卦的專署翻譯——名為無語的那只色彩斑斕的虎皮鸚鵡,天涯有著一絲絲的得意。“你在這里,想必你的主人也在附近,出來吧,八卦!”

    一個眨眼,八卦的身形已經清楚地擺在他的面前。早就聽說他有神出鬼沒的本領,暈回算是見識到了。“這次又帶來了什么壞消息?”他每次出場再精妙也免不了留下一大堆厄運等著他們去經歷,所以他盡可能不想見到這個神棍。

    虎皮鸚鵡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嘰里呱啦地說個不停,“我們是來提醒你小心危險的,你卻不領情,你傷了我和我主人那兩顆脆弱而單純的心……哦!MyGod!My修女!My哥哥!My姐姐……”

    它果然叫無語,它根本就應該叫啞巴嘛。

    天涯完美的臉上多了兩道肉眼看不見的皺紋,“我罪大惡極,我十惡不赦,我該千刀萬剮,我是猶大,我該上十字架——快點告訴我到底有什么倒霉事即將發生在我身上。”

    從出場就一直沒有過表情的八卦喃喃吐出兩個字:“綁架。”

    “綁架?”王儲殿下一臉的不相信,“綁架誰?我?在哪兒?羅蘭德學院?可能嗎?”

    無語張開華麗的翅膀盤旋在他的頭頂不停地唱著愉快的歌謠,“我看見那黑色的斗氣飛揚在你的頭頂,我用我的愛告訴你要愛自己……哦!愛自己……如果你漠視我的愛心,我怎么能放棄咿……我留著陪你,最后的距離是你的側臉倒在我的懷里,你那么睡去,我搖不醒你,淚水在顫抖里決了堤……”

    真是一只厲害的鸚鵡啊!居然會唱R&B,還是頂流行的那一種,厲害得天涯想直接拿把獵槍將它的羽毛轟得漫天飛舞。

    “你給我閉嘴!”王儲殿下一聲哄,泰山也得抖三抖。無語就是那么抖了一抖,直接從空中墜落到了地平線上,空降姿勢極其丑陋。

    感到委屈的無語癟扁了鳥嘴向主人撒嬌,“主人,我的主人,你看他啦……”

    “保重。”丟下依舊是兩個字的詞匯,八卦帶著他那只多嘴又多才多藝的無語像魔術一樣從天涯的眼前平空消失,真的是平空消失。自始至終他都沒有流露出多余的感情,平板的表情與他神乎其神的形象大相徑庭。

    他走得自如卻若了天涯,“什么嗎?綁架?我會遭綁架?我會在羅蘭德學院遭綁架?這可能嗎?”

    帶著如此深刻的疑惑,他慢吞吞地走進擊劍社的訓練場地,遠遠地他看見了公主小小的的身影。雖然有點不情愿,但他是她的擊劍教練,這是雷打不動的事實,該有的訓練他還是得同她一起參加的。

    說話算話,決不失言,這才是王儲該有的氣度與品質——他真是這世間最完美無比的王儲啊!

    正當他在那兒充當水仙花自戀的時候,有一顆多情種子栽種到了公主的花園里。

    “你就是公主?好可愛哦,我有幸邀你共進一個愉快的早餐嗎?”

    “我……我正在等人,我是來練習擊劍的,所以,陪你吃早餐……恐怕不大方便。”公主顯得有點為難,一邊四下里尋找著她正在等待的身影,她一邊在心里罵著:度天涯,你這個自大、奸詐、膽小、沒品又愛公報私仇,還會起雞皮疙瘩,偶爾娘娘腔的家伙,你死哪兒去了?

    他正死到她這兒來呢!瞧那顆多情種子,他笑得曖昧,看在天涯的眼中分明就是一副欠扁的熊樣。大踏步地走過去,他一把翻開泥土,將那顆多情種子給刨了出來。

    “我當是誰大清早在這兒發情,原來是學生會副主席宇文浪啊。”他那表情,他那語氣,他那措辭,哪一點符合“這世間最完美無比的王儲”形象啊?

    不愧是羅蘭德學院遠近聞名的花花公子宇文浪,這等陣勢早已見怪不怪。擺出自認風流無比的嘴臉,他毫不客氣地頂了回去:“我當是誰這么無禮,原來是自認世間絕美的王子殿下啊。”不就是比一般的男生俊美了許多嘛,干嗎成天擺出那副尊貴的樣子,他真當他是王子哦?看著就讓他心氣不順。

    你不順,我還看你不順眼呢,天涯海藍色的雙眼涌出狂風暴雨,“我要和小矮魔女練習擊劍,麻煩你有多遠走多遠。恕不遠送!”

    “說不定可愛的公主更想和我共進早餐呢。”宇文浪挑釁地說道。他的姿色雖比不上天涯的絕美,但能坐上花花公子這第一反交椅,他自有他的過人之處。露出男女通吃的笑容,他蠱惑著公主,“練習擊劍什么時候都可以,美味的早餐可不等人哦。”

    “看著你,她只會吐出來。”今天的天涯出門前忘了帶風度這樣東西,他更后悔自己沒有把阿狗帶出來。如果阿狗在這里,他就可以上演一處“雪狼趕蒼蠅”的完美劇目了。

    他越是這樣,宇文浪的玩心越是肆意泛濫。“你是公主的什么人?難道她對著你就比較舒服了?你還真當你自己是王子哦。”

    金發在薄霧中閃動,為了那正在升起的憤怒。“我就不是王子,也比你這個花花公子強。”

    “強什么強?口頭上沒用,要比比才知道。”花花公子也玩起了決斗定輸贏的游戲,這真是一個進步的時代啊!

    “不是吧?”公主怎么也沒想到一個早餐邀請竟然會演變成決斗的危險,這兩個男生還沒睡醒吧?

    別人都把挑戰書放到你跟前了,再沒有退縮的道理。為了艾伯克龍比家族的榮譽,為了王室尊嚴,為了……為了教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多情種。天涯甩開王儲的身份,豁出去了。

    “比就比!誰怕誰?”

    喲唷!絕美小子不是豆腐渣工程嘛!這更加挑起了宇文浪的戰斗欲,發揮男性的沖動與好戰本能,他發起總攻。“咱們現在就找個沒人的地方好好比一比。”

    愛起雞皮疙瘩的家伙有多少底子公主還是很清楚的,以不能眼睜睜看著學生會副主席去送死為借口,她企圖阻止他們瘋狂的舉動。“我說,你們能不能先冷靜下來。”

    兩個男生為了她要決斗,這一點也不好笑,更沒讓她感到榮幸。實際上,她可不認為他們倆是為了她而起沖突,這點自知之明她還有。這兩個家伙分明是吃飽撐的,一個互看不順眼找了個借口就對揍起來。

    “你們坐下來談談怎么樣?”

    “沒什么好談的。”率先走在前頭,天涯用行動接受了他的挑戰,兩個男生就這樣丟下女主人公自動自發地決斗去了。

    “喂!你們……你們就這么不管我了?”清晨的霧緩緩地飄著,這果然是一個不適宜晨練的早晨,“你們兩個通通去死算了。”

    那時候的公主怎么也沒想到這句負氣的話竟然會一語破的。

    @書香@@書香@@書香@

    如果看見兩個大男生走在薄霧中的羅蘭德學院,你千萬不要理解成他們正在相親相愛的散步呢!

    那是決斗前的寧靜,只見度天涯和宇文浪一前一后走進一片樹木后面的空地。舒展了一下手腳,這就是拉開了決斗的架勢。照例,決斗前要說說狠話,一為嚇唬對方,二為壯膽,即使是花花公子和王儲殿下這點程序也不能少。

    什么叫行規?這就是。

    “你就等著死吧,宇文浪。”

    “我看死得比較快的那個人應該是你才對吧?”

    “你們都準備去死吧!”

    第三個聲音從霧色中插了進來,那是幽靈在召喚他的孩子。天涯環視四周,想要找出那聲音的來源,宇文浪更是發話了,“哦,我知道了,你這小子不會是害怕打不過我,事先找幫手在這兒做好了埋伏吧?”

    “只有你這種撒哪兒種哪兒的多情種才會干這種沒品的事。”天涯的心緊湊在一起,冥冥中他想起了八卦的預言。他說出的壞事沒一個不靈驗的,難道……

    霧色漸漸散開,一個身著黑色風衣的人現出了身形,他的身后齊刷刷站著七個高壯男子。

    宇文浪顯然沒搞清楚狀況,瞅著這些人,他還有心情在這兒發表評論。“在這樣霧蒙蒙的天氣里你們居然戴著墨鏡,也不怕一個看不見摔得連家都找不到?”

    “少廢話!”一個冰冷的東西抵住了他美麗的太陽穴,雖然不知道,但根據電影情節宇文浪可以猜測出,那應該是一個名叫槍的鐵家伙。他最好還是乖乖地閉嘴,轟掉了他的腦袋,他還拿什么本錢當花花公子啊?只是,他有點不甘心,他做什么了,他們要這樣對他?先問問清楚再說!

    “喂!我好像不認識你們噯!你們在轟掉我的腦袋之前能否告訴我,是我還是我的家人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們?能坐下來談談,我覺得最好還是和平解決。”這時候想舉牌子反對暴力?晚了!

    “他們的對象應該不是你。”

    宇文浪有點認命地垂下了頭,“就說‘四’這個數字跟我犯沖吧!今天星期四,早知道就不該出門的。”

    這跟“四”有什么關系?天涯完全搞不明白,不過在宇文浪說廢話的這段空間里,他已經從最初的震驚中完全清醒了過來。

    兵來將擋,水來土淹——冷靜評估著眼前形勢,他在估算自己安全逃出的可能性有幾成。如果現在只有他一個人面對這幫人,他逃出的可能性是五成,多了一個花花公子……哈!哈哈!站著等死吧。

    對方也正有此意,做了一個邀請的動作,為首的男子冰冷的聲音從地獄的最深處響起:“奧古斯塔斯·克里斯塔貝爾·艾伯克龍比王儲殿下,請你跟我們走一趟吧。”

    宇文浪莫名其妙被卷入這起突發災難,度天涯真的就這樣被綁架了嗎?究竟怎樣才能平安解決這場綁架事件——請看《澀世紀傳說之四》。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全文閱讀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我們舉報
北京单场与竞彩的不同